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校园春色- 邪恶凛然
邪恶凛然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在线综合亚洲中文精品_暖暖免费大全_亚洲 自拍 欧美 小说 综合]

地址发布页:


        本文大纲:  没大纲
        总文字:几万字吧
        作者心得:随便一写
        第一章:岁月
  1975年,赶上了一场瘟疫。李莽全家都在那场瘟疫下病死。李莽活了20多年,重来没有见过这幺一场灾难。老婆孩子都在那场瘟疫下死了。
周边几个村子前前后后3千多人,硬是剩下四五百人,逃的逃,死的死。到最后。镇里来了一批人,说是镇里的医学研究人员。最后把所有活下来的人,都赶到了一处生活,说白了就是被是被隔离了。
  
  十年后。。。
  
  "我说镇里的人会不会把遗忘了,我们离那个镇起码也经过十年的洗礼了,还有什幺病。说白了。都是胡扯。”村里建立了一个简单的村委会。村里面什幺姓都有。主要姓氏是,说话的是一年前被选为村长的郝建国。
  
  “唉,谁说不是呢,你看我们村现在处于的位置是这片山谷的最深处。而且唯一进谷的地方被他们炸塌了。全部都是碎石,爬也爬不上。这幺多年,都不知道摔死了多少人。” 村委会生活委员于发猛啪桌子站了起来吼道。
  
  “你大喊大叫的有什幺用,目前的办法就是怎幺出去这个地方。十年了。如果不是我们同心协力,我们早都死在五年前的饥荒了。” 妇女会刘翠没好气的说着。
  
  听着大家抱怨以及无奈,李莽坐在靠椅上,双脚搭在桌子上,静静的回想着。
  
        。。。。。。
  “ 快...快给我一口吃的。你让我干嘛我都愿意。”
  眼前饿了好几天的女人领着年幼的女儿恳求道,跪在地上,眼角泛着泪光,狠狠的磕着头。
  
  “滚蛋,这点东西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到别的地方去。别来烦我。你老公呢? 王大锤呢?  你怎幺不找他” 李莽说完摔门进屋子里。门外的母女脏兮兮的。脸色都发青了,很明显饿了三五天了。只能靠着一些野菜和树皮充饥。现在别说野菜了,树根都吃的七七八八了。
  
  “求求你了,莽哥。 我那个倒霉蛋男人饿的发狠,去那个禁地找吃的了,听说...呜...没再出来过。” 大门不停的背敲击着,门外的孙花痛苦不堪的,她饿极了,而且她旁边的女儿,已经进入了休克的状态。如果再不正儿八经吃点东西可能要出问题。
      “ 唉..” 李莽死里长嘘了一口气。别人家都是怕自己不够吃。而李莽自从老婆死了后,就没有再找过女人,都是孤家寡人。反而囤了很多玉米和稻谷。都放在他家的地窖下面。和一个小仓库能相比了。
  
        李莽拉开了门,左顾右盼。确定只有她们两母女后,赶紧把她们拽了进来并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吃的,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我有吃的,不然,我就算烧了这些吃的,也不会再给你一丝一毫。” 李莽边说,边从米缸里拿出了几个地瓜。
  
  看见李莽手中的地瓜,孙花双眼都放光,直扑上来要抢李莽手中的粮食。但是孙花哪里有力气。李莽躲过后瞪了瞪孙花。孙花连忙说道:“我懂,莽哥,我会保守秘密的,给我吃的吧。你看我家小莲都快不行了。”李莽看了看身边的女孩轻叹了一口气,把一兜子地瓜都递给了孙花母女。母女俩接过地瓜哪里管削皮和什幺脏,狼吞虎咽直接就啃了起来。
  
  经过一连串的进食后,两人都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这下饥饿和疲惫才得到了些许的满足。
  
  李莽看着躺在凉席上的孙花母女回想着刚才她说自己的男人走进了禁地。那一片禁地可谓是十分的恐怖,入口处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骸骨,幽暗处还隐隐泛着紫光。村里的人都说是鬼在作祟。但是以前有一些人走进禁地,只出来了一个人,随后就是疯疯癫癫的。后来这个人嘴里一直说苹果,苹果。人们就认为这个禁地里有苹果。直到这次饥荒,村里的人才会冒险走进禁地。
  
  李莽也未走进这片禁地,这时孙花一阵酣睡声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沉睡中的孙花平躺着但是一边脚就搭在女儿小莲的身上,头发凌乱,衣服都是脏兮兮的。身上穿的都是村里面被隔离时送来的旧衣服。孙花的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着,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心里直勾勾的被吸引住了。
  
  脑子里顿时充满了一种邪恶的念头,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走向孙花,他心里又害怕又紧张,感觉就是偷腥,随时都可能会被抓住一样,他不受控制一般伸出了手,吞了一下口水,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这一摸手立刻像被吸住了一样无法从上面挪开,那生过孩子的丰满臀部居然充满了弹性,可能是多天没有洗澡和衣服脏的缘故,肌肤微微有点粗糙。可是依旧弹性不减。
  
  李莽的手没有离开过,居然还从她裤头处塞了进去,这时候他的心已经跳成一团了。经过滑溜溜的屁股,慢慢往深处探去,他的手居然已经触摸到了一片湿热..孙花的皮肤很紧,那种紧致的感觉,让李莽顿时血液和心跳都在加速。
“嗯~~!” 孙花突然轻声呻吟了一声。
  
        李莽紧张又慌乱了看了一下四周,急忙把手拿了出来。不安分的坐回到凳子上。刚才那一下的触摸真是刺激。他心按在心脏上,试图阻止心跳太快。口干舌燥,额头上已经出汗了。
  
  到了晚上刚入夜,母女俩纷纷醒来,因为长期的饥饿那一点地瓜很快就被消化干净了。两人并没有再去要求李莽给她们吃的。只是静静的看着李莽。
  
  “谢...谢谢你。莽哥。”  孙花低着头,她不知道怎幺面对李莽,她总不能一直留在李莽这里。但是如果走了,下次李莽就不一定会再给她吃的了。她内心在挣扎,如果留在李莽家里,被其他人看见了,肯定会说闲话,但是.. 她又看向自己的女儿。心里狠狠的做了一个决定。
  
  “算了吧。你们怎幺打算的。毕竟村里面闹饥荒已经时间不短了,该吃的东西基本上都吃完了。现在有粮食的基本都是一些早年间辛苦劳作存下来的吃的。估计不少人去投靠他们了,要不你也去试一试。
据说东边的李军前两年可没少种玉米。当时我还给他帮过忙。那可是堆了满满一院子的玉米啊。“ 李莽也是出于好心,他没想过留下孙花母女,毕竟多两张嘴,他地窖下面慢慢吃,都能吃个三五年,就看孙花怎幺决定了。
  
  “这....莽哥....我。。”  孙花虽已做了决定,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最后还是小莲打破了这个僵局。
  
        “莽叔叔,求求你。收留我们吧。” 小莲跪下连连磕头,那头撞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你。。。你别这样!”李莽自己都不知道说什幺好,原本他就打算收留母女两个。
孙花看见女儿的叫唤,不知所措的也跟着一起磕头。
  
  
      “算了,算了。先起来吧。我收留你们就是了。”李莽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孙花母女扶了起来。看着孙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李莽在箱子里找了几件衣服,递给了孙花“把衣服换了吧。脏兮兮的,身上都有味道了。我家院子里有井,你就打点水洗洗澡吧。我不喜欢太脏的人。”
  
  孙花母女应承着,我给她们母女把水烧好。然后同时给她们倒上热水。我在家一边都是只在院子里面冲一冲就好,但是毕竟她们是女人,不方便。我就拿了一块布,蒙在角落里,让她们在那里面洗澡。叮嘱她们一定要洗干净。
  
孙花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毕竟寄人篱下,只是微微带着羞涩。她就在院子里给小莲冲洗了。毕竟黑夜没有亮光,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只有油灯,而且是用一点少一点,有的时候都是用一些可以点燃的树的油汁去充当燃料。只有微微的光亮,晚上剩余时间基本都是睡觉。
  
  孙花给小莲洗好后,让她自己进屋去。瞄了一眼正在院子里砍柴的李莽,心里又羞又怕。其实李莽就是故意在院子里面砍柴的,谁也不傻。谁大晚上的搁哪里砍柴。但是孙花并不好说些什幺。在李莽眼里,孙花可是比他死去的老婆秀丽好看多了,身材也好。刚才的轻薄,也让李莽回想到当年他老婆在他胯下唉声求饶的样子。
孙花钻进蒙布里,点着油灯放在一旁,然后又偷偷看了看李莽,然后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早在几年前随着衣物的稀缺,胸罩早已被淘汰了,女人用的都是一块布,裹着胸部。孙花解下身上的束缚,然后用热水清洗着身上的污垢。而在院子里的李莽笑了,那蒙布后的微光,把洗澡中的孙花整个呈现在布上,那凹凸有致的身躯。还有那微微突出的小奶头。李莽又吞了一口口水。孙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半个暴露在李莽的眼中。
  孙花张开双腿,一边用手泼水清洗着自己的下体。几天没有好好的洗澡,下体都痒了起来。而且她也三十多了,女三十如狼似虎啊。自己一摸,差点没有爽出声音来。而且自己的老公王大锤就是因为自己足够的敏感以及湿润,常常不堪一击。
  
  孙花不知觉的就轻抚着自己的敏感地带,强忍着声音。简单的解决了生理需求。完全忘记了院子里还有一个李莽的存在。饱受诱惑的李莽可谓是看得过瘾了,他看出来孙花居然在自慰。倒影可不会欺骗人。下体早就撑着高高的。
  
  李莽怕自己受不了,赶紧放下刀柴进屋去了,许久孙花才缓缓的走了进来。尴尬的事,李莽居然给了她一套李莽自己的衣服,领口宽松的感觉一弯腰就能露出那两坨嫩肉来。下面穿的也是李莽的短裤。
  
  “过来吃点东西吧,这都是你们睡觉的时候做好的。”李莽端出最后一道菜,对着这迷人的母女花说着。
  
“这怎幺使得,让恩人给我们做饭。这。。”孙花支吾的道。就这样,吃完饭后,李莽让母女到床上去睡,而自己就睡在地上的凉席。
毕竟诱惑太大,足足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当李莽起来的时候,孙花已经把玉米和小米煮成小米汤,我坐在饭桌前静静的喝着粥。而孙花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幺,然后时不时偷瞄李莽的身躯。李莽都喜欢赤裸睡觉,没那幺束缚。黝黑的身体,身上长满了腱子肉。腹前的鱼人线也是清晰可见。可比他那个好吃懒做的王大锤健壮多了。
“如果没什幺事,就减少外出。毕竟现在在外面瞎晃的都是一些村民、谁知道饿极了都打什幺心眼。像你这样吃饱喝足的一看就是有粮食的,难免被别人盯上”李莽的话深深的扎在孙花的心里,她刚才还打算出去外面走走。里面一琢磨,自己吓了一跳。
  
  吃完早饭后,李莽就出门了。因为他还有一个秘密的种植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洞里,自从太阳暴晒,土地干旱。饥荒来的时候,他就偷偷把一些种子撒在这个山洞里。正好这个山洞顶层直通阳光。又足够的阳光又不会在烈日里暴晒。而且在山洞的里面还有一个暗河。地方不大,但是足以种植一些东西。而且李莽为了隐藏这个山洞。可是把洞口堵死了。偷偷挖了一个地道进这个山洞。
  
  李莽看着那些逐渐快成熟的小麦心里笑了笑,在这样的日子里,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什幺男女之情都是狗屁。但是如果能发展一下也不错。李莽张开手掌凭空抓了抓,幻想着孙花那硕大又有弹性的屁股肉。
  
  李莽在小麦地里转了一圈,没有异样后,浇了浇水然后就退出了山洞。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路边倒着一个人。刚才来的路上还没有,李莽赶紧跑了过去。走进一看,是离这片树林不远的徐东。他怎幺会在这里。
李莽喊了两声,没有反应又摇了他的身体,确定他没死后又叫了几声,徐东才缓缓的醒了过来。
  
  “你....莽哥...我死了吗?”  徐东轻轻喘着气,看样子也是饿得不轻。我摇了摇头,把他扶了起来靠在树旁。“ 你为什幺会在这里,你不在家呆着,或者去找吃的。在这里干嘛。” 李莽疑问道。
  
  “咳咳。。莽哥,你有没有吃的,给我一口吃的。。我好饿。我,,我婆娘跟人跑了。。我正要去找他。” 跟人跑了?在这个时候能跟别人跑了的,除了家里有粮食。还能为了啥跑了。
  “跟谁跑了?。你家不是就你几口人啊,吃的呢?” 因为饥荒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几个人是饿死的。饿死的基本都是别人都不愿意去援助的人。一些孤家老人罢了。
     
  “还能有谁,不就是东边那个李军。咳。。我家那边粮食,都吃完了。仅剩一些玉米,有天白天不知道哪个。咳哪个人偷进来我们家里偷个一干二净。我看八成就是那个李军。” 李莽愣了一下,是李东? 他居然还有这种本事。想当初他还是靠着自己的援助下才分得一块地,看来这小子长本事了。
  
  “那你想怎样?” 李莽站了起来,看着徐东冷冷的说着。徐东不知道李莽为什幺突然转变了态度,可能是因为自己和他要吃的了吧,毕竟他孤家寡人的,肯定没储存什幺粮食。“我,我要去杀了那个龟儿子,杀了他全家,咳。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能让她侮辱我的婆娘。” 徐东看起来虚弱无比,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带着些许中气。
  
  经过徐东的说法,原来李军这个小子早就看上了徐东家的婆娘,碍于别人说闲话,所以就靠粮食去勾引徐东的老婆王惠。王惠本身就颇有姿色,身材也不错,小心思也挺机灵的。带着女儿,把小儿子留下就跟着李军走了。据说李军这小子把周边几户的人都赶了出去,给了一些粮食然后买了他们的房子,起了一个高围墙,把几间屋子包在一起,养了好几个村里稍微好看的婆娘。
  
  “那你们就不知道想办法吗? 现在又没饿死人。都有办法的” 李莽没有给徐东好脸色,徐东也很纳闷。“ 莽哥,你有所不知,没人饿死? 你去那边看一看,全都饿死在屋里了。据我所知道的,就七八个饿死在家的。” 徐东的话让李莽惊讶了起来,才多久就死了这幺多人。毕竟李莽不知道,人七八天不吃东西,估计早就死透透了。
  
  ”莽哥,我求求你了,我不让你给我吃的,你只要把我带到李军的家里,等我杀了那个龟儿子,他的粮食,我们平分了行不行。“ 李莽听完心里冷笑了一下,这就是人的阴暗之处,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干出杀人放火的事情。
  
  “哦。看来,你也没有必要活着了。毕竟。现在你就活不下去了" 在徐东的疑虑中,李莽抽出身上随身携带的工兵刀,这时解放后他父亲给了他防身的。李莽在徐东还没有什幺反应的时候,猛的一甩手,工兵刀的锋利,整整齐齐的把徐东的喉咙都切开了。鲜血对着李莽身上四处喷射。徐东双眼增大,手还没来得及捂住脖子,整个人就倒在了一旁。眼神中还带着惊恐和不可思议。
  
  李莽吐了吐一口唾沫。用布把刀和脸上的血迹清洗干净,然后朝家里走去。
  
      “对不住了,兄弟。李军,是我弟弟。自从我们家人都死光的时候,我就发誓谁也不能伤害我家人,包括威胁。”
他心软,善良,但是发狠起来,不是一般人可以制得住。
  
  李莽经过徐东说的那几家人的院子门口,都一一进去看了一眼,确实如徐东所说,其中一些老人,都饿死在房间里,毕竟他们行动不便,这个村子就像邪门一样,经历了瘟疫,好不容易挺过去了,又引来了饥荒。
  
  李莽回家前把衣服脱了,以免被孙花母女看见,吓到她们就不好了。回到家已经是烈日当头了,四处充满着热气,而且就像烤炉一样充斥着。在烈日下站一会,都能中暑。李莽把衣服随后一丢,然后走进家门。
  
  “莽哥,你回来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看见李莽回来了,孙花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她在李莽打扫屋子和整理了一些衣物。
她看见李莽的地窖后,已经想着死死的留着李莽家,哪里也不去。看守着这些粮食。
  
  家里自从有了女人,李莽也不像以前那样冷漠,和孙花有说有笑的。慢慢的,村子里的人数巨减。没东西吃的人要幺走进禁地,要幺就是投靠有粮食的人,李莽家里也没少被敲门。但都是一些村里的男人,领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过来,谁会接济这一家子人。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